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文化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香港富豪每年从国内狂赚70亿却给美国捐21亿面对质疑坦然回应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1-09  

  原标题:香港富豪每年从国内狂赚70亿,却给美国捐21亿,面对质疑坦然回应

  “我今天第一次以做中国人为耻辱!”掷地有声的话语令嘈杂的会场立刻安静下来。发出此铿锵有力的言论的人,是一个身材发福不怒而威的中年人,而他,正是香港恒隆地产的董事长陈启宗。

  陈启宗,何许人也?一个64岁的小个子男人,幽默、犀利而强势。曾荣获过亚洲协会领袖奖、香港大紫荆勋章,也入选过“世界最具影响力十大华商人物”,也是香港恒隆集团的掌门人。

  而遍及在中国一二线城市的恒隆广场,仅每年的租金收入就高达近百亿。在商业地产的领域,这样的成绩堪比住宅地产的“年销千亿”。

  在他接管恒隆集团时,因投资上海恒隆广场、港汇广场等项目,在内地声名远播,并将“恒隆广场”发展成为世界大型商业群项目的成功行业标杆。

  在面对1997年的亚洲经济危机之时,陈启宗把握时机,开始收购土地项目,并保持谨慎稳健的基本原则,带领其家族共同度过这一世界性波动的经济危机,把握住了经济的风向标。

  他是香港楼市的“模板”式人物,曾亲历了香港楼市过山车般的几起几落,他和其家族的经历对警示内地的房地产发展非常具有借鉴的意义。

  陈启宗在从其父手中接管恒隆企业时,在多次投资大陆和勇于面对1997年的亚洲经济危机的同时也成就了陈启宗式的“恒隆奇迹”。

  二十多年来,恒隆由原来排名第二的香港地产商滑落到第九、第十的位置,到今天再重回第二、第三位,陈启宗真正见证了大浪淘沙般的地产风云,也真正经历过腥风血雨的“商业游戏”。

  在富豪如云的香港,陈启宗存在的地位无疑是最为特殊的。陈启宗是个略显霸气的人,因为他确实经历了大风大浪后逐渐顿悟了财富的真正含义,人们钦佩他所创造商业奇迹,他敢说敢言的真性情。

  面对现如今许多的地产商通过利用股票市场的热度大量圈钱,再高价储备土地,然后再以土地为资本再圈钱的现象,他曾直言不讳地表示目前内地楼市最大的泡沫不在房价,而是地产股。

  陈启宗在面对一些不合时宜的现象时经常毫不避讳的的发表自己的言论,他在北京万达索菲特大酒店进行一场商业论坛,台下的几百位嘉宾或交头接耳,或窃窃私语,或互相交换名片……

  作为第三个出场的嘉宾,陈启宗快步走向会场讲台并斥责台下坐着的几百位嘉宾:“中国人要学外国人的精神,而不只是知识、技术。我们把我们自己好的东西扔掉了,西方好的东西没学到,变成莫名其妙的一帮人。不要在国际场合,也不要在关起门来的自己的地方丢脸。我觉得非常羞耻。”

  事后,在接受慈传媒《中国慈善家》杂志采访时陈启宗直言道:“我们中国是礼仪之邦,现在却无礼失仪。我坐在下面听别人演讲的时候,旁边人跟我聊天,我是非常不自在的。三千年来的礼仪之邦变成了这个样子。”

  此话虽然作为劝诫的表示,但在此次会议后,舆论渐渐发酵为“陈启宗以中国人为耻”,泥沙俱下的言论给他也带来了一场不小的公关危机。

  陈启宗曾给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捐款3.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为21亿元。

  据媒体报道,陈启宗的恒隆集团每年可以在国内赚钱70个亿,捐款事件一出,人们纷纷指责陈启宗在国内挣这么多钱,为什么把钱捐给国外的大学?更有甚者发问“你是不是忘本了?”面对这样的事情,陈启宗正面回应道他在国内也多次捐款资助于教育和医疗事业。

  殊不知,陈启宗曾经为北京和上海5所重点大学先后持续捐赠“晨兴助学金”。给中科院捐款,成立晨兴教、兴建晨兴教学楼;斥巨资在故宫重修建福宫;为故宫养心殿的修复工程提供资金支持……此次的疫情来临之际,陈启宗又在第一时间内捐款1000万,并且免除了其集体旗下内地和香港几十个商场和写字楼的部分租金。这样的善举都是我们不曾看到的。

  就像陈启宗曾为一个科研机构捐款,然而捐的款却被随便使用,为故宫斥巨资重修建福宫,也曾差点沦为“豪华招待会所”,一度引起舆论的声讨……

  凡此种种,令陈启宗非常为之不满,他也曾心直口快的坦言到在国内捐款总是牵扯很多麻烦,等于是自讨苦吃、自找麻烦,而在国外捐款就是捐款。此话一出的结果自然是引来一片骂声。

  一向耿直的陈启宗,面对一些不好的事情总是先发制人,不管是面对媒体的采访,还是自己演讲,总是可以一鸣惊人。他批判美国所谓的自由主义,他鞭挞国民的劣根性,他讽刺欧美国家所崇拜的富人社会……

  马克思曾经说过,富人如果为富不仁的话,那些穷人早晚会找到你的,这个问题迟早会得到解决。我们总讲,有钱的商人和富豪应要多承担一些社会责任,而陈启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无论是自身的发展,还是对于带动社会经济效益的发展,总会带来一些不小的推动。

  陈启宗给哈佛大学的公共卫生学院捐款后说到,他仅仅是为了给全人类的公共卫生事业做贡献,并不存在个人的功利性或者是“不爱国”这一类的问题。

  然而人们不管是谁都无法看清楚现实中的一切,大多数人都是只希望看到自己想看到和想要的现实而已,即使是断章取义或者造谣中伤,陈启宗依然不改往日的心直口快,或许这是他对待人生的淡然态度吧。